“一定查个水落石出”

 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 浏览次数:   2019-09-11 08:43   字体大小:[大] [中] [小]

  “柯书记,这次真得感谢你们纪委,村干部受了处分,钱也追回来了,没想到在家门口反映问题就能解决。”说这话的是福建省建宁县均口镇芰坑村村民老宁,他的话让我感到欣慰,也让我想起了去芰坑村入户走访遇到的“紧急情况”。

  前不久,我和同事按计划一早来到芰坑村入户走访,刚到村里,就听说村民在老宁家商量要去集体上访,听到消息后我们急忙向老宁家赶去。

  “‘蛇嵊’山场本来就是我们村的集体山场,当年村干部说调换好了,怎么现在高速公路征地征到了,黄岭村的老尤还说是他承包的?”

  “林场承包的事,村干部骗了我们这么多年,我们联名举报去!”

  ……

  在老宁家聚集了不少村民,都是一脸气愤,很激动的样子。

  “大家听我说,我们是镇纪委的干部,有问题大家可以跟我们反映……”一进门,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。

  “2006年的时候村干部就是怕我们去举报,骗我们说山场调换回来了!结果根本就没有调,这次我们一定要去上访!”老宁激动地说。

  “老宁,请你相信我们,这两年我们镇纪委查办了不少农村党员干部违纪案件,今天我向大家承诺,这事如果真有问题,我们一定查个水落石出,给大家一个交代!”经过我们耐心的劝说,村民的情绪总算有所缓和。

  “柯书记,这是我们41个村民签字的联名举报信,请你们一定要查清事实,还我们一个公道。”老宁跟村民商量后将一份按满手印的举报信交给了我。

  看着这41个鲜红的手印,我感觉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在记录好村民反映的情况后,我和同事马不停蹄地返回镇政府,制定了工作方案。

  随后,我们来到林业站查看老尤的林权证审批情况,查询结果显示,老尤承包的芰坑村453亩山场确实包含了“蛇嵊”山场,林权证上的数据没错。

  “走,我们去黄岭村找老尤。”看到查询结果我们决定先找老尤了解情况。

  “2004年8月,芰坑村村委会主任宁年太找到我,叫我去承包他们村的‘跳鱼’和‘马鞍山’片山场,‘蛇嵊’山场就包含在‘马鞍山’山场里。”听明来意后,老尤讲起了山场的承包经过,并拿出林权证和转让协议书给我们查看,“2006年5月,他又来找我,说要拿‘溪背山’山场来调换‘蛇嵊’山场,不过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换成。”

  通过一段时间的外围核查,我们掌握了更多的线索,于是决定对时任芰坑村党支部书记张同根进行谈话。

  “2004年,山场公开招标一直没有人报名,于是村干部商量后,决定找老尤来承包山场。”张同根说。

  “‘溪背山’山场和‘蛇嵊’山场为什么要调换?又是什么原因没调换成?”

  “2006年,村民知道‘蛇嵊’山场转让了,他们要去举报。当时为了不让村民去举报,我们就想拿‘溪背山’山场去调换,但是‘溪背山’山场的所有权与明溪县存在纠纷,没法办理林权证,所以就没能调换过来。”张同根一五一十地说。

  “那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实情?”

  “怕说了村民还要去举报,我以为时间久了这事大家也就忘了,没承想这次高速公路项目征地正好征了这块地,十几年过去了还是被发现了。”张同根悔不当初。

  原来,早在2004年,芰坑村为盘活村集体林木资产,将“跳鱼”“马鞍山”片山场进行公开招标,流拍后,在没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的情况下,村里决定由老尤出资12万元承包山场40年的经营权,且承包情况也未向村民公示。2006年,村民发现山场被人承包后决定上访,张同根和宁年太知道后,答应将120亩“蛇嵊”山场调回给村民,得知不能调换后并未将实情告知村民,反而欺骗村民说已经调换完成。直至2017年11月,高速公路征地涉及到“蛇嵊”山场,这件事才暴露。

  最终,均口镇纪委给予张同根党内警告处分,宁年太已故不再进行处理,并按照相关规定将违规转让的“蛇嵊”山场归还芰坑村集体。

  41个红手印就是41个村民的信任,通过这起案件的查办,我明白了,群众利益无小事,乡镇纪委作为最基层的纪检组织,就要敢于担当、敢于履职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群众的切身利益。(作者柯建华单位:福建省建宁县均口镇纪委)

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委员会 [闽ICP备13019752号]

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

乐翻二人麻将怎么能赢钱